圆明园文物虎鎣,是做什么用的?

“这是茶壶吧?”“我看不像,应该是酒壶。”
  
  今天下午,90岁的文物学家、考古学家、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院名誉院长孙机先生在主讲2019年第一期国博讲堂——《试说鎣的功用》之前,特意到国博正在举办的“虎鎣:新时代 新命运”展览上转了转,听到了观众对虎鎣(yíng)功用莫衷一是的猜测。
  
1月29日,在国家博物馆展出的“虎鎣”。中新社记者 贾天勇 摄
1月29日,在国家博物馆展出的“虎鎣”。中新社记者 贾天勇 摄
  
  “其实,它既不是装茶的,也不是装酒的。”孙机在随后的讲堂上解释道,“西汉?#38498;?#20154;们才喝茶,而虎鎣是西周青铜器,它是用来装郁金汁的。郁金汁加入‘鬯(chàng)’中,便成为古代用来敬神的最名贵的酒——郁鬯。”
  
  据孙机介绍,中国现存的鎣类西周青铜器仅有伯百父鎣、周晋鎣等不超8件,且大多有残?#20445;?#32780;经历了被掠夺、被拍卖、被捐赠的海外回归圆明园文物虎鎣,则是罕见精品,它于去年12月11日正式入藏中国国家博物馆。关于鎣的学术论文迄今未见一篇,老百姓对鎣更是非常?#21543;?#37027;么,他此次推出的讲座,或可看作是对虎鎣功用的第一次学术解答。
  
  爵不是用来喝酒的,也不是用来温酒的
  
  “鎣”既有光明、?#35272;?#20043;意,又可指盛水器具。古时用以盛水的器具还有匜(yí)和盉(hé),此二者外形比较简洁,而虎鎣则造型精美独特:侈口,方唇,短束?#20445;?#23485;折肩,收腹,圜底,三蹄形足。肩的一侧有管状流,以伏虎为造型,另一侧有龙首鋬,盖折沿,上有圆雕踞虎形装饰,盖与鋬上各有小环钮。虎鎣肩部饰夔纹,腹上部饰斜角云纹,腹下部饰瓦纹,足根?#35199;?#39214;纹。如此倾注匠心的虎鎣,装的水能和匜或盉装的水一样么!
  
  虎鎣顶盖内铸有“自作供鎣”铭文,供即供奉,可见它是用于祭祀的礼器,可与另一件礼器爵配?#36164;?#29992;。
  
  细细的三足、苗条的身姿、长长的引流槽,对于爵的印象,很多人似乎并不?#21543;?#20294;?#36816;?#30495;正功效的认?#38431;?#26159;模糊的。孙机指出,它是装酒的礼器,但它绝不是用来喝酒的,也不是用来温酒的。“长长的‘流’对着嘴,喝起来该有多么不方便啊。我国直至魏晋南北朝才有喝热酒的习惯,?#19988;院?#25165;出现?#23435;?#37202;的器具,此前,老百姓都喝凉酒”。《楚辞·大?#23567;?#26377;“清馨冻饮”之说,冻饮的美酒叫醴酒,类似今天老百姓自酿的米酒,酒精度低、气味清淡。
  
  爵内装的不是通常的醴酒,而是鬯。《周礼·鬯人》郑玄注:“鬯,酿秬为酒,芬芳条畅于上下也。”《周礼·郊特牲》有文“至敬不饗味,而贵气臭(嗅)也。”孙机解释,“秬”是黑黍,用黑黍酿造的鬯比醴酒香多了。传说神是不?#22278;?#21917;的,但?#19981;?#38395;香气。虔诚的人们就在爵内倒入鬯,放在火上烧热,?#35828;?#31070;的面前,里面的?#21496;?#36807;蒸腾而香气浓郁。
  
 ◆爵是装酒的礼器,但绝不是用来喝酒的,也不是用来温酒的。图为二里?#33452;?#22336;出土的铜爵。(二里头考古队供图)

◆爵是装酒的礼器,但绝不是用来喝酒的,也不是用来温酒的。图为二里?#33452;?#22336;出土的铜爵。(二里头考古队供图)
  
  鬯加上郁金汁,成就最顶级的“郁鬯”
  
  鬯并非古代最顶级的酒,最顶级的?#23567;?#37057;鬯”。
  
  《论语·八佾》疏引郑玄注:“郁,郁金草,酿秬为酒,煮郁金和之,其气芬芳条畅,?#35797;?#37057;鬯。”可见,将一种叫郁金草的香草煮汁,便得郁金汁,郁金汁加到以秬酿造的鬯中,便得郁鬯。
  
  古代将盛郁金汁的容器叫做“郁彝?#20445;?#27492;说法可见青铜铭文“余兄为汝兹小郁彝?#20445;?#24413;是容器的泛称。孙机推测,与爵配?#36164;?#29992;的虎鎣很可能是用来装郁金汁的。
  
  在鬯中注入郁金汁,固然更增其香,但也是为了避免爵中的?#21496;?#36807;蒸发变得过于浓稠而焦结。《说文》解释?#21150;А?#23601;是?#21543;?#39135;气也?#20445;?#21476;人认为,神闻了郁鬯熏蒸的香气就会感到歆享,进而满足敬奉者的要求。孙机说,祭天之后,爵里会剩一点底儿,人们便把剩下的倒在地上的白茅草上。他们期待美酒渗入渊泉,这样天上和地下的神鬼就会都高高兴兴的,带来上下交泰的好光?#21834;?/span>




摘自:中国文物网